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寂静岭4》剧情剖析 洋葱 
作者 内容

注册: 周一 7月 21, 2008 10:42 pm
帖子: 1
---------
引用回复
帖子 《寂静岭4》剧情剖析 洋葱
《寂静岭4》剧情剖析 洋葱- -某汗花了半个上午找到的说
故事地点
South Ashfield Heights,一个靠近寂静岭的小镇。
Silent Hill Smile Support Society,简称4S或者Wish house,寂静岭教会所属的孤儿院。
登场人物
Walter Sulliven
出生于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302房间的男性,出生后被父母抛弃。在寂静岭教会所属孤儿院Wish House内长大,10年前因蓄意杀人被捕入狱,随后在监狱内自杀身亡。一直在试图完成教会所教给他的21仪式,让教会的Holy Mother再次复活。 Landlord Sunderland
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的管理员,从这座公寓建成之起就一直担任这里的管理工作。
Joseph Schreiber
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302房间的前任住户,在Henry搬进302的6个月之前失踪,生死不明。他本人的名字在21仪式的第十五个死者的名单上。
Cynthia Velasquez
游戏主角Henry在地下铁车站所遇到的神秘女性,其后离奇死亡于地铁车站的管理员房间,21仪式的第十六名死者
Jasper Gein
Henry在寂静岭本地孤儿院Wish house的树林外发现的神秘男子,对寂静岭当地教会和一些神话传说非常感兴趣。为了寻找一个被他称为“Devil”的存在而来到了寂静岭,其后在Wish House的祭坛处被火烧死。21仪式的第十七名死者。
Andrew DeSalvo
Wish House所管理的Water Prison的监狱看守,其后在监狱的地下水池内被发现溺水死亡。21仪式的第十八名死者。
Richard Braintree
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207房间的男性住户,在游戏的过程中被发现死于207房间。21仪式的第十九名死者。
Henry Townshend
游戏主角,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 302房间的住户。Herny本人也是21仪式名单上的最后一名死者。
Eileen Gatvin
Henry的女性邻居,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 303房间的住户。21仪式名单上的第二十名死者。
故事梗概
大约在一个星期之前,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302的住户Henry Townshend发现自己的房间大门被几条铁链从里面锁住,无法进出。电话不通,电视接收不到信号,窗户无法打开,外面的人也无法听见自己求救的声音。在无法从302的大门出去的同时,Henry卫生间的墙上出现了一个不明所以的大洞,Henry可以经过这个洞到达一些奇怪的地方,和一些人接触,但醒来后都会发现是同样的一场噩梦。和他在梦中接触的人都会离奇的死于梦中,而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是,这些在梦中死亡的人都会被发现以同样的方式在现实中死亡。一个名叫Walter Sulliven的神秘男子明显在对这些受害人进行骚扰,就连Henry本人也不断的受到他的追杀。与此同时,Henry的房间里陆续出现了一些由前任房客Joseph Schreiber留下的日记,经由这些日记的帮助,Henry开始逐渐发现事情背后所隐藏的真相。
十年前,在South Ashfield Heights的邻近小镇Silent Hill,发生了一起震惊于世的连续杀人案。10个居住于不同地点的受害者于10天内相继被人用不同的方式杀害,受害人的心脏都被人取走。警方在死者的身上先后发现了不同数字的记号,从01121到10121一一不等。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凶手于作案现场留下了自己的名字――Walter Sulliven。警方根据这个线索逮捕了嫌疑人Walter,他当时刚好完成了对他名单上第七和第八名死者的谋杀――一对正在寂静岭elementary school上小学的兄妹,Miriam Locaine和Billy Locane。Walter被捕后承认自己犯有杀人罪,但同时声称自己是被一个叫做Red Devil的神秘人物驱使杀人,自己只是一个帮凶。“I did it,but it wasn't me!”Walter Sulliven于被捕的当天自杀身亡,用一把汤匙捅破了自己的颈动脉。这起血腥的连续杀人案震惊了世界,被称之为“Walter Sulliven Case”。(这些资料可以在2代的游戏中找到,只是当时恐怕没有人想得到这是给4代留下的伏笔-_-)
Walter自杀后的第七年,记者Joseph Schreiber搬进了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的302房间。为了对恶名不断的寂静岭当地教会以及教会所属的孤儿院Wish House进行调查,他多次深入寂静岭,但都没有得出结论。在Joseph搬进302之后的第二年,几起和当年Walter Sulliven Case相似的恶性杀人案又开始出现,四个被害人相继被杀害,身上被刻上了从12121到15121的记号。鉴于Walter Sulliven已经被官方认定死亡,警方认定这是一起模仿杀人案,并称之为“Walter Sulliven Case Round 2”。和第一轮的Walter Sulliven Case不同的是,这次的受害者的心脏并没有被取走。
第三轮的Walter Sulliven Case,发生在我们的游戏主角Henry Townshend搬进302房间的两年之后。Cynthia Velasquez,Jasper Gein,Andrew DeSalvo,Richard Braintree,几个在异世界遇见的陌生人都相继在Henry面前离奇死亡,身上被刻上了从16121到19121的记号。同时出现在异世界的还有一个腼腆的小男孩,正是因为他的保护,名单上的第20名死者Eileen Galvin才得以保全了性命。让人意外的是,他声称自己就是那个杀人成性的连环杀手Walter Sulliven。
随着Henry不断的在各个世界中穿梭,玩家也越来越接近事情的真相。Joseph的日记继续在302出现,Henry也陆续经由和当年相关人物的接触而终于了解了一切的由来。
30多年以前,Walter Sulliven出生于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的302房间。房东 Sunderland在302房间发现了Walter出生时留下的脐带,但Walter的父母却已经是不知所踪。被父母遗弃的Walter其后被送到了相邻小镇Silent Hill的教会孤儿院Wish House,在那里他被教会收养。在Walter六岁的时候他被告知了自己的身世,同时教会领袖出于某种不为人知的目的告诉Walter,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的302室才是他真正的母亲。教会告诉Walter,现在的302室已经被罪恶和污秽所污染,只有通过举行神圣的21仪式,献上21个祭品的生命,才能让Holy Mother复活,洗涤世界上的罪恶。
从小缺少母爱的小Walter从此象着了魔一样不断探访302室。尽管对一个六岁的小男孩而言从寂静岭到South Ashfield Heights是一段并不轻松的路程,但他仍然坚持每个星期都来到302,哪怕只是从远处偷偷的看一眼。日子久了,公寓的住户开始对Walter的存在感到厌烦。不少的住户开始粗暴对待Walter,并向房东提出抗议要求让这个烦人的小孩远离公寓。小Walter开始对这些人感到害怕,同时也因为他也无法象过去一样接近302,Walter开始向教会的21仪式寻求帮助。
成年后的Walter来到了寂静岭的邻近小镇Pleasant River,有一段时间,他在那里过着一个平凡学生的生活。但到最后,他还是开始了21仪式。在杀死名单上的第七名和第八名死者Mirriam 和Billy Locaine之后,Walter Sulliven被捕入狱。21仪式告一段落,直到七年后Joseph Schreiber重新搬进302室第二轮的Walter事件为止。三年之后,Joseph Schreiber神秘失踪,最后一个21名单上的祭品Henry Townshend搬进了302房间,仪式即将完成。
历经重重艰险,在异世界的302室,Henry和Eileen找到了幕后的操纵者Walter Sulliven。在这里,Henry必须同Walter作一个最后的了结。

剧情分析
Old Picture Book
在游戏的一开始,玩家就在302房间客厅的桌子上发现了这本书,里面记载了一个孩子和一个母亲的故事。孩子和母亲最初被一条脐带连接着,快乐而平静。可到了后来,脐带被割断了,母亲陷入了沉睡。孤单的孩子不知道到该哪里去,最后来到了Wish House。在这里每一个人都对他很友好,孩子感到很快乐。他的朋友们告诉他唤醒他的母亲的方法,孩子来到了母亲的身边想要唤醒她。但不管他有多么努力,母亲总是无法从沉睡中醒来。
值得注意的是,Picture Book这本书在游戏中是分两次出现的。第一次在302出现的Picture Book并不完整,而一直到了后期Henry发现事情真相的时候这本书的内容才得到了补完。
“但是,这个可怜的孩子被骗了。他要唤醒的人不是她的母亲,而是一个恶魔。孩子不停的哭泣,想要回到母亲的身边,重新和母亲合为一体。此时从天空中出现了一道温暖的光芒,沐浴在光芒当中的孩子感到很快乐。
当他再看自己的手里时,他发现这条脐带就在他手里。孩子安心的进入了梦乡。”
我认为,Old Picture Book是整个SH4当中作得比较巧妙的一笔。它成功的为以后的剧情发展作了铺垫,一头一尾,遥相呼应,也更好的突出了游戏的主题。我会在后面的文章中对此进一步的分析。
Crimson Tomb
当游戏进行到后期,Henry来到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过去的302室时,他在Joseph的桌子上发现了这本书。Crimson Tomb从内容上来看是寂静岭当地教会敌对组织的一本书籍,它把21仪式中的Holy mother称之为Devil,并声称要用施法者母亲的血肉和施法者联成一体之后用8支长矛刺穿施法者的身体,这样才能阻止21仪式。 (bury part of the ?? )

第二启示录
The Second Sign
And God said,
Offer the Blood of the Ten Sinners and
the White Oil
Be then released from the bonds of the
flesh, and gain the Power of Heaven.
From the Darkness and Void, bring
forth Gloom,
and gird thyself with Despair of the
Giver of Wisdom
仪式的第二阶段,献上十个罪人的鲜血和白色圣油(SH传统特色道具之一),从肉体的束缚中得到解脱,获得天堂的力量。Darkness、Void、Gloom和Despair 分别对应了在第二轮的Walter Sulliven 事件中死亡的4名死者,和第一轮的Walter Sulliven Case一样,被害人的身上都被刻上了从12121到15121的记号。前三名死者的名字没有在实际的游戏过程中出现,有心的玩家上官网查询的话可以找到相关的人物资料。仪式第二阶段所要求的最后一个死者Despair of The Giver of Wisdom的真实身份是在Henry之前302的房客Jospeh,其人在Henry搬进302的六个月之前神秘失踪。至于Walter Sulliven 本人则是仪式的第十一个祭品Assumption,执行者。
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就是仪式的第二阶段举行的地点。到了游戏后期玩家会发现,Walter Sulliven的真身是在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的302房间,他在这里自杀之后完成了第二阶段的仪式。如果官方对第一轮Walter Suliiven事件的报道属实的话,在监狱自杀后的Walter Sulliven是怎么来到302房间举行仪式的就成了一个不解之迷。作为调查这起事件的记者,Joseph当年特地来到了埋葬Walter Sulliven尸体的Wish House墓地进行核实,结果发现尸体不翼而飞,只留下了一个刻着11121红字的空棺材。
根据房东Sunderland当年留下的日记我们知道,围绕302房间所发生的一系列奇怪事件都起源于10年前的一个晚上,当时Sunderland亲眼目睹了一个提着一个不断往外渗血的袋子的长发男性进入了这栋公寓。自打那时候起,房客们就不断抱怨302房间出现的奇怪的噪音和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Sunderland调查了302,发现有人进入的迹象,但除此之外没有发现任何反常的地方
Joseph在自己调查日记的最后得出了自己的看法,那就是当年被警方逮捕然后在监狱自杀的人不可能是Walter Sulliven本人。这个人被捕之后不断叫喊着自己是冤枉的,真正的幕后凶手是Red Devil而不是自己。这显然不符合游戏中对一心一意要执行21仪式复活Holy Mother的Walter Sullien的描述。十年前带着所有的工具和罪人心脏进入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302室被房东Sunderland看见的长发男子才是真正的Walter Sulliven本人。在302公寓的秘室里,Walter Sulliven举行了仪式的第二部分,献上罪人的鲜血,自杀将自己献祭之后从肉体中得到解脱,制造了异世界,获得了天堂的力量。
还有一个剩下的问题是,如果Walter是在302室实行了21仪式的第二阶段并自杀身亡,那么其后被警方发现在狱中自杀并埋葬在寂静岭墓地的死者的尸体到那里去了?为什么当Joseph去调查的时候只剩下了一副空的棺材?我注意到,当Henry在后期来到Jerome 医院的时候,会发现Walter在对着一具尸体做着什么。他打开了尸体用手在里面掏着某样东西,这让我想起了21仪式中的献祭仪式。我认为,这就是那具被偷走的尸体,而他也是21仪式中的受害者之一。
第三启示录 J

Henry― Receiver of Wisdom
Henry每次的历险,都会以在302自己的卧室内醒来而告终。基本上每次外出都是按照固定的模式进行――在异世界醒来,遇见21仪式的受害者,受害者死亡,然后清醒过来回到302。这种梦中杀人的套路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另一部很有名气的美国恐怖电影榆树街杀人事件,看来Team Silent喜欢从欧美电影吸取制作灵感的做法一直延续到了4代。
到目前为止在我对21仪式的分析中一直没有解决的一个问题,就是在仪式的第二和第三启示录阶段几个死者的死因到底是什么。按照21仪式的要求,Walter Sulliven本人在仪式的第一阶段收集了十个罪人的心脏之后在将自己在302房间献祭(自杀),从肉体的束缚中得到了解脱。这样一来在仪式的第二和第三阶段,从12121到19121的这8名死者是怎么被害的就没有了逻辑上的合理解释。在警方的调查报告中,仪式的前三个启示录阶段分别对应了三轮的Walter Sulliven事件。第一轮事件发生在十年前,一共十个受害者死亡,身上被刻上了从01121到10121的特别记号。凶手Walter Sulliven因为其中Mirriam Locain和Billy Locain一案被捕入狱,随即在监狱中自杀。
Walter Sulliven事件发生七年之后,Joseph Schreiber搬进了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的302房间。在此期间,和当年同样的案件开始出现。一共有4个受害者在这个阶段死亡,身上被刻上了从12121到15121的特别记号。虽然作案细节和当年的Walter Suliiven事件非常相似,但鉴于Walter Sulliven已经被官方认定死亡,警方认为这是一起模仿作案,并称之为Walter Sulliven Case 2,也就是第二轮的Walter Sulliven 事件。警方一直没有找到嫌疑犯,而Joseph本人则在Henry搬进来的六个月之前失踪,生死不明。
第三轮的Walter Sulliven Case,发生在Henry搬进302的两年之后。由于是玩家在操纵Henry进行游戏,所以我们亲眼目睹了从16121到19121在内的4个死者的死亡情形。现在留在我们面前的问题是,这四名死者是怎么死的?Joseph和Henry在Walter的仪式中究竟扮演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说死去的Walter Sulliven在异世界中杀人会是一个很方便的做法。但在所有其他逻辑上的道路全都堵死之前,我还暂时不想接受这种廉价的解释。这样的说法也没有办法解释清楚Joseph和Henry在仪式当中所起到的作用,所以我们必须进一步深入到游戏的细节中去寻求帮助。
Joseph和Henry都曾经是302室的住户,也都经历了被锁在302无法从大门出入的过程。Joseph当年留在302的日记是指导Henry行动的重要资料,而只要对这些日记进行研究之后再对照实际的游戏过程之后我们就能发现这样一个并不复杂的事实――那就是除了不同的受害者之外,Henry在游戏中的经历实际上完全是对三年前Joseph在302公寓所发生事件的重演,这些日记实际上可以看成是留给玩家观察Henry的一个特殊视角。一个常见的例子是Joseph在日记中提到某样过关的重要道具之后,Henry紧接着就在相应的地点发现了它。对于在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Joseph在日记里有过这样的描述“他把我关在这里象个玩具一样作弄我”“他的力量太强大了,我再也支持不下去了”“我现在每天都在头痛”。“我离开这个房间有多久了?我不知道是几天还是几个小时。但是就在这段时间里,他们找到了身上刻着14121记号的尸体。我现在开始出现幻觉,我想我就快要疯了。”
很明显Joseph一直在竭力对抗Walter的某种行为。至于这种行为是什么,背后有什么目的,我们还是要到游戏的事实里去寻找答案。
在21仪式的第二启示录里,对于仪式的进行有着这样的描述。
From the Darkness and Void, bring p
forth Gloom,
and gird thyself with Despair of the 岣
Giver of Wisdom.
Darkness―Sharon Blake,void-Peter Walls,Gloom-Tobby Archbolt,Despair of the
Giver of Wisdom―Joseph Schreiber,(前三个死者的名字没有在游戏中出现,以上资料来自官方网站)四个名字分别对应了21仪式中的四个死者。笔者认为,根据仪式的第二步骤Gird thyself with Despair of the Giver of Wisdom的要求,Walter Sulliven需要和15121的Joseph结为一体,通过仪式来控制Joseph的意志和身体完成对这几个牺牲品的杀戮。
Walter在302举行了圣母升天仪式之后,他已经有了足够的力量对搬进302的Joseph施加影响,利用Joseph来完成仪式的第二阶段。和发生在Henry身上的事情一样,他关闭了302的大门,切断了一切对外的联系,Joseph只能从卫生间的洞进出。Joseph对此作了长期的抗争,但最终Walter的力量还是占据了上风。这样的话在仪式的第二启示录阶段几名死者的死因也就有了合乎逻辑的解释,在我看来正是Joseph杀了他们。从Joseph留下的关于死者14121的日记也可以看得出来,死者死亡的时间和Joseph外出的时间是重合的,Joseph身上出现的精神症状(幻觉和精神错乱,Joseph很有可能认为脑海中出现的杀人情形只是不真实的幻觉)也隐晦的暗示了死者和他之间的关系。
Henry的情况很有趣。他是21仪式中最后一个祭品,Receiver of Wisdom。他和Joseph之间的关系很微妙,一方面正是Joseph留下的日记帮助他在未知的异世界前进,而另一方面Henry每次的冒险都伴随了一个21仪式受害者的死亡,从而使得Walter越来越接近了他的目标。让我注意的另一件事情是Henry在21仪式中的头衔,Receiver of Wisdom,这个头衔明显的同他的上任房客Despair of the Giver of Wisdom,Joseph Schreiber之间形成了一种对应关系。我把这个想法对应到游戏里的事实之后,发现了两者之间的某种联系,那就是Joseph当年留下的红色日记。
在实际的游戏过程中,Joseph的日记是指导Henry行动的重要资料。在很多地方不借助Joseph的日记中所记载内容的帮助的话,Henry根本就无法前进。与此同时Joseph的日记中还记载了有关Walter Sulliven事件以及21仪式的很多重要资料,Henry也借此对整个事件的由来有了越来越深入的了解。日记出现的方式很特别,要么Henry会直接在自己的大门底下发现别人塞进来的日记残片,象是有人在暗中指引他的前进;要么则是Henry在异世界历险的时候发现红色日记的某一部分,在302室的外面把残片塞进下面的门缝之后再回到302就可以得到完整的信息。在外面获得的日记残片是无法被辨认的,只有从梦中醒来回到公寓之后才可以阅读。随着Henry越接近事情的真相,日记上的信息也开始变得越来越重要。就整个仪式的要求而言,则可以看成是Giver of Wisdom Joseph在红色日记中留下有关仪式的知识和事件的真相,而Receiver of Wisdom Henry则在这些智慧的指引下一步步前进,完成他在第三启示录阶段应该完成的任务。所谓的Wisdom,就是这些红色的日记。
按照21仪式的要求,第三启示录阶段(也是玩家亲身经历的这个阶段)必须有四个死者被牺牲。他们是Temptation-Cynthia Velasquez,Source-Jasper Gein,Watchfulness- Andrew DeSalvo,以及Formless Chaos-Richard Braintree。仔细回顾一下实际的游戏过程的话会发现这样一个值得回味的事实,即这里所有死者的死亡都是发生在同Henry接触之后的事情。Cynthia在遇见Henry之后马上发生了呕吐,进入女厕之后不知所踪;Jasper在喝了一瓶Henry带来的巧克力饮料之后被火烧死;Andrew被Henry放出来之后马上被发现溺水死亡;而Richard从高空摔下来之后居然还没死,一直撑到了Henry进入自己房间的那一刻。因此我认为,Henry和这些受害人的死亡有着直接关系。
另一个可以用来支持这个想法的证据,来自于第20个受害者Eileen Galvin。在Jerome医院这个场景,受伤之后的Eileen在第一眼看见Henry的时候反应之激烈,让人很难相信Henry和这起事件没有关系。Eileen是背部受伤,很有可能没有看清楚行凶者的正面,因此在我看来在这个场景当Henry的手碰到Eileen的肩膀的时候Eileen不合情理的激烈反应就很能说明问题。现在回过头来认真想一下的话会发现主角的凶手背景在SH里早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二代的时候玩家就被狠狠的摆过一道。如果说Team Silent在延续了2代故事背景的4代里再一次故计重施,我是半点也不会感到奇怪。


释 梦
玩家第一次从302房间的大洞来到外面的世界时,Cynthia就已经清楚的告诉了Henry,“你是在我的梦中”。302房间的特征,与其说象是现实中的监狱,不如说是一个意识的牢笼。大门被锁住,电话打不出去,外面的人听不到自己的求救,窗户牢牢的关住,唯一能与外界进行沟通的途径就是卫生间里的一个会不断变化的大洞。在我看来,在302房间内使用第一人称视点模式所要达到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要给玩家一个更为感性和直观的类似梦游的感受,因为你是在Henry的意识中进行探索。
首先必须明确的一点,那就是游戏中的302房间并不是实际地理意义上的302房间。尽管玩家可以通过302的窗户和窥视孔观察到外部世界的一些情况,但游戏中其他大量的证据都暗示了这个房间的非实体性。一个最有力也是最直接的证据来自于四个结局当中的21结局,当最后Eileen被献祭以后,她的尸体并不是在公寓内被人发现,而是在几十公里以外的寂静岭。也就是说,游戏当中玩家通过墙壁上的偷窥孔所看到Eileen Galvin并不是真实的Eileen Galvin,同样的道理,曾经和她一起出现过的几个角色象是房东Sunderland和Richard Braintree就更不可能是真实生活中的个体(到了最后,房东Sunderland甚至会被发现早已在自己的房间中死亡)。我个人倾向于把游戏中出现的密闭的302看成是Henry本人的内心意识和Walter Sulliven通过举行圣母升天仪式所创造出来的异世界的混合物,在21仪式的作用下,Henry得以自由穿梭于各个死者的梦境之中,帮助Walter完成最后的仪式。
我们来逐步分析一下各个死者的情况。我在下文所使用的方法也不是什么正统的释梦方法,只是为了给游戏里的事实一个可以理解的角度,娱乐性大于理论性,所以诸位看官看看就可以了,不必较真。
Temptation-Cynthia Velasquez的梦境
当Henry从302的大洞出来来到South Ashfield Heights的地铁车站时,Cynthia就在地铁的另一头等在那里。和其他的受害者不同,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被困在了梦境之中,并且告诉Henry所有的一切不过是做梦而已。她向Henry寻求帮助,并继而挑逗Henry,声称要为他提供某种‘特殊服务’。然而不久之后她就因为身体不舒服而消失在了女厕里,当Henry再次找到Cynthia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围绕Cynthia最耐人寻味的事实之一,就是在她遇见Henry之后不久发生的呕吐。之前没有任何的征兆,而且我们在Cynthia进入女厕之后就再也没能找到她。我个人认为,要对这些现象作出解释,还是必须得到一般梦境的规律上去寻找线索。
在地铁的验票室这个场景,Cynthia在死亡之前有过这样的对白“我想是我昨天喝得太多了”。我们可以因此假设,Cynthia在进入梦境之前的实际生活经历影响了她梦的内容。(在某个聚会吃过量的食物是很平常的事情)再来从一般做梦的过程来理解这个场景的话,这一切就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Cynthia的症状非常符合一般神经性呕吐的特征。这种疾病多发于女性,患者会在餐后反复呕吐,常因为心理因素而发病。从这个角度来理解的话,Cynthia在游戏中的经历就可以看成是一个简单的入梦――惊醒――然后再度入梦的过程。
入梦―进入地铁,被困在梦境之中。遇见Henry,两人结伴同行。
惊醒―呕吐发作,从梦中醒来。这也解释了Cynthia的突然失踪,因为她当时已经回到了现实中的世界。直到再次进入梦境,并在梦境中死亡。
Cynthia在死亡之前曾经对Henry求救,“他来了,他就在这里。”这里的‘他’很容易让人直接联想到21仪式的始作蛹者Walter Sulliven。但如果我们对游戏的事实作一下回顾的会就能发现,真正的Walter要一直等到游戏的后期也就是在第19个受害者死亡之后才会登场。所以我认为,这是KONAMI玩的一个转移玩家注意力的手段,而Cynthia的死亡还是同Henry有关。
Source―Jasper Gein的梦境
当Henry第二次进入大洞来到寂静岭教会孤儿院的时候,Jasper正坐在树林外的一颗大石旁自言自语,
不停的说着关于寂静岭教会孤儿院4S以及有关身边的这颗神秘的Mother Stone的由来。
从Jasper留在车里的日记我们知道,他不是第一次来到寂静岭。Jasper以前曾经为了寻找传说中的‘Devil’去过很多地方,寂静岭就是其中之一。在官网上的人物设定里,10多年之前当Joseph和他的另外两个大学同学听说有一个拥有神秘力量比圣母玛利亚还要圣洁的女性在寂静岭出现时,Jasper就和他们一起来过这里。不幸的是,在这次探险之后,他的两个同学都神秘的意外死亡,心脏被人取走,身上被刻上了记号。
同学的死亡并没有阻止Jasper的行动。他渴望找到传说中的‘Devil’,狂热的宗教热情使得他一次又一次的来到寂静岭寻找教会的踪迹。
在Wish House的大门外,Henry遇见了Jasper。Jasper手里拿着一把重要的过关道具铲子,因为自己非常的口渴,他要求Henry拿一瓶饮料来作为交换。在回到302拿到巧克力牛奶来作交换之后,Henry使用这把铲子拿到了进入孤儿院的钥匙。在进入孤儿院之后,Jasper马上被发现在隔壁的祭坛被火烧死。临死之前的Jasper兴奋而满足的大叫,“我终于遇到他了,The Devil”。
这些细节乍看起来没有任何内在联系,乱七八糟,但如果我们从心理分析的角度来看的话还是能发现一些东西。
口渴是愿望得不到满足时的典型象征。常见的例子是如果我们在睡觉前吃了很咸的食物,在进入睡眠之后就很有可能做一些与水有关的梦。联系到Jasper Gein的实际情况,我们应该能发现两者之间存在的某种对应关系。
在我看来,Japser最大的愿望,就是找到传说中的Devil。但他一直没有成功过。在这种情况下于梦境中所产生的口渴症状并不难于理解。现在在21仪式以及Receiver of Wisdom Henry的介入下,Jasper的心愿得到了实现。结合游戏中的事实把这些象征意义列一下的话,我们就得到了这样一个对应关系。
渴望见到Devil的心理状态,屡次的失败 JC S

The Noisy Guy
在Jasper的这段游戏过程中最让人费解的一件事情,就是被他不断提起的一个神秘人物Noisy Guy。 这个人在很大程度上指引了Jasper在寂静岭寻找‘Devil’的行动。他告诉Jasper,“你要找的人的家在中间的孤儿院,湖在西北,对面是东南。” 他又给了Jasper一把铲子,Henry利用它取得了进入孤儿院的钥匙。在这里对这个神秘人物作一下分析是有必要的,这将有助于我们理解Jasper的。
在究竟谁是这个神秘的Noisy Guy的问题上,目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居住在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203房间的房客身上。为他画像的居住在202的画家对他的描述是“He's so noisy. I wish he would stop all that drinking and fighting.”此人酗酒而有严重的暴力倾向。作为补充说明,玩家在后期来到203房间时可以发现很多喝剩下的酒瓶,还有一些被破坏的家具。特别值得引起注意的是在203房间内发现的一件沾满血迹的囚衣,在我看来这清楚的表明了这个房间主人的身份,那就是当年和Walter Sulliven本人在寂静岭孤儿院Wish House接受教会教育的室友Bob。
在实际的游戏过程中,玩家在Wish House的四周可以发现很多当年由Walter Sulliven本人留下的日记。在10月2号和10月3号的日记中,Walter清楚的提到了和他一起玩耍的Bob的名字。在10月15号的日记中,Bob突然失踪,Walter则认为是Andrew DeSalvo杀死了Bob。
在第一次来到水牢时,玩家会在其中一间牢房的外面发现几张由当年被囚禁的犯人留下的日记。这名犯人后来逃离了水牢,并在自己逃离的日记中记录了很多有关这里的重要资料。在水牢的地下室,Henry发现了一件这名犯人逃离时留下来的囚衣。在实际的游戏过程中Henry需要把这件囚衣带到302用鲜血浸泡,然后会在上面发现一些有趣的信息。通过上面的内容,我们会发现一些完全符合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203房客的特征。
“我的房间在二楼,这次又得喝那些黑东西了。那个该死的胖子拿走了钥匙,下次我会用那把刚得到那把带有三角护手的剑刺穿他的肚子。”
无论是从名称还是式样上,Henry在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的203房间所发现的这件囚衣和他在水牢地下室内所发现的囚衣都是一致的。这里的联系是相当明显的,联系到寂静岭系列的表里世界的背景,留下这件囚衣的人除了203的住户之外更不可能是别人。到这里我们已经对这个神秘人物的真实面目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他曾经被教会孤儿院收养,后来成为适格人选被送到水牢。曾经被监狱看守Andrew虐待,但后来终于成功的逃离了监狱。这个神秘人物显然对教会和Walter Sulliven的情况非常了解,Jasper正是从他那里得知了有关他所要寻找的‘Devil’的有关情况。放眼整个游戏里的人物,唯一和这样的经历对得上号的就只有当年Walter Sulliven的儿时玩伴Bob。一种可能的情况是,在从水牢中逃出脱离教会的控制之后,Bob最终来到了寂静岭的邻近小镇South Ashfield Heights。他在203房间居住下来,并一直在找机会对教会进行报复。对于有早期创伤性经历的儿童而言,酗酒和暴力倾向也是成年后一种很常见的现象。
对于这把被提到的剑,只要是通过关的玩家应该都有印象,那就是在游戏用于对付几个鬼魂的强力武器封印之剑。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是,这把封印之剑只对存在于Walter Sulliven所制造出来的异世界中的鬼魂有效,在现实的世界中毫无用处。Bob要使用这把封印之剑报复Andrew的想法实际上也暗示了他现在的处境――那就是他也通过梦境被拖入了异世界里。
Watchfulness-Andrew DeSalvo的梦境
Andrew梦境的主题,是恐惧。害怕Walter Sulliven可能对自己当初的虐待行为进行报复的想法使他脑海中的噩梦现实化,形成了玩家第一次在游戏中所看到的Water Prison。当Henry第一次看见Andrew Desalvo的时候,他正被关在牢房里歇斯底里的向人求救,声称Walter Sulliven要杀了自己。如果玩家在把Andrew放出来之后仔细观察一下这个牢房的情况的话会发现,这正是当年监狱看守长关闭Walter Sulliven的地方。
Henry来到水牢的监视室,解放了Andrew。在从监视室回来的路上他看到了Andrew和小Walter碰面的情景,Andrew不安的跪在地上乞求小Walter的原谅。不过显然他的乞求没有达到什么效果,因为不久之后Henry就在水牢的地下室发现了Andrew的尸体,这里也是过去的监狱管理者用来处理死去的孤儿尸体的地方。
应该说,SH4在这个地方的场景安排是很巧妙的,迷题的设置和情节的发展融合得丝丝入扣。Henry在水牢内解迷的过程同时也是对当年监狱的管理者利用监狱虐待孤儿和处理尸体过程的重演,玩家也借助这个过程对当年监狱内的孤儿们暗无天日的生活有了一个更为感性的认识。当Henry通过监视室内的窥视孔对单人牢房里的情况进行观察时,那种压抑和不安的感觉是一时用语言形容的。我必须说,对于Watchfulness Andrew Desalvo的死亡,我没有一点道德上的负罪感。
Formless Chaos-Richard Braintree的梦境
和其他的受害者比起来,Richard Braintree的梦境开始时的象征色彩要强烈得多。从高空结结实实摔到地上的Richard居然没有死亡,还拿着支左轮手枪四处招摇。他见到Henry时的第一反应就是“如果你也出现在这里,一定是这整个公寓出了什么问题”。看起来,Richard似乎知道什么Henry不知道的事情。
Henry在电梯里又再次见到了Richard,他此时正在和小Walter在一起。“你这小子看起来就象我很久以前抓住的那个小混混,到底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你给我说清楚!”
奇怪的是,Henry竟然在最后异世界的尽头发现了Richard的房间,在这里Henry目睹了Richard的死亡。小Walter此时就站在Richard的旁边,用一只手指着公寓对面的303房间,这正是Eileen Galvin所在的地方。
从游戏中的一些细节看来,Richard Braintree很有可能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局外人。在临死之前Richard的最后一句话,表明他显然对21仪式有所了解。“那个家伙不是什么小孩,而是11121的男人”。在Joseph的日记中曾经提到过小Walter来到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的时候被房客投诉和虐待的事情,现在看起来这件事情和一向习惯于以暴力解决问题的Richard也有很大的关系。
从梦境分析的角度来看,从高空坠落的梦是典型的不安和焦虑的象征。不妨就这个角度分析一下Richard的心态。
Richard在Walter Sulliven小时候来到302看望母亲的时候曾经虐待过他。在Walter小时候在Wish house留下的日记片段中有过这样的描述“在妈妈所在的公寓有一个很可怕的家伙”。在事情过后的很多年,成年后的Walter开始了21仪式,杀死了10个受害者。Walter Sulliven的名字因为这起血腥的杀人案件变得家喻户晓,这当中肯定也包括了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的居民。Richard是通过什么途径得知21仪式以及11121执行者Walter Sulliven的事情我们不得而知(我个人认为他通过203的住户Bob得到了这些信息),不过对于21仪式的恐惧以及害怕自己成为牺牲品的想法已经足以引发Richard的不安和情绪上的焦虑。
在Richard死亡的这个场景,小Walter出现在了Richard的身边,用一只手指着对面的303公寓。这个场景的意义对我来说是明显的,Richard正是因为当初粗暴阻止了Walter看望自己的母亲才会成为Walter报复的目标,也正是因为他的暴力倾向才使得他成为了Walter眼中19121 Formless Chaos的人选。

Mother-Eileen Galvin的梦境
在所有21仪式的受害者当中,Eileen Galvin是最为特殊的一个。Eileen在很小的时候就遇见过Walter,当时她的善良在饱受外人排斥的Walter的心目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Eileen随后给了Walter一个玩偶,这件事后来成为了把他们两人联系在一起的纽带。而整个Eileen梦境的过程,也就是她一步一步成为21Sacrement所需要的mother Reborn,Walter的母爱替代品的过程。
仔细分析一下Eileen梦境中的场景的话,很容易的就能发现这些场景和童年的Walter Sulliven之间的关系。水 牢,孤儿院,地铁,医院,这些都是童年的Walter所涉足过的地方。Eileen在这里的表现可以说是敏锐而富于感性,始终如一的跟着Henry重温着当年Walter Sulliven的足迹。只有她才能看得懂Walter留在孤儿院的日记,也只有她得到了童年的Walter Sulliven的保护而没有被象其他受害者一样被杀死。在Eileen的梦境中,不时的可以看到当年那个因为被父母抛弃而哭泣,伤心的站在302室外面的小Walter的影子。到了游戏的最后,玩家可以很清楚的看到Eileen身上为Walter而产生的母性。
对于仪式中Mother的产生方式,Jospeh在自己的日记中有着这样的描述:“当钟声响起时,Eileen将成为母亲。”这里所提到的钟声在游戏中也是有所指的,那就是在第二次来到Building World的时候,当玩家找齐了当年Walter留下的四件道具的时候在远处响起的钟声。Walter在自己的日记中这样写到“我希望能回到那个时候,当时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我的生日;宠物店里那只可爱的小猫;篮子里的那些排球;好玩的桌球。时光的大门已经被打开,当我看见这四件东西的时候,我不禁想起了当初那美好的时光。”对于从小就缺少关怀的小Walter而言,这些经历是他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温馨时刻之一。而当Eileen最终把这些象征着Walter童年时光的快乐记忆带回到他的世界的同时,她自己也就成为了Walter对母爱和安全感需要的替代品―mother reborn。
Jorome Hospital, Eileen的巨型头像
在Eileen受伤身上被刻上了20121的记号之后,Henry来到了Jerome医院,在这里Henry发现了受伤的Eileen Galvin。在医院二楼其中的一个房间,玩家会在对面发现一个活动的巨大的Eileen头像,双眼围绕Henry所在的位置不停的快速转动。这个场景乍看起来晦涩而难以理解,但它是如此的让人印象深刻以至于看了一眼就无法忘记。这里我想顺便谈谈我对这个SH4招牌场景的一点个人看法。
如果玩家把Eileen Galvin自己带进这个奇怪的房间的话,会发现一个有趣的事实,那就是Eileen自己对这个巨大头像的存在几乎是视而不见没有任何反映。但它显然又是活动着的,因为它的眼睛会跟着Henry而转动,Henry走到哪里,头像的眼神就跟到哪里。
如果试着从一般梦境的规律来解释这个场景的话,也许我们能从中发现一些有用的信息。
人的睡眠可以分为“快速眼动睡眠”和“非快速眼动睡眠”两个时期。快速眼动睡眠阶段是大脑活动的高峰期,此时虽然肢体的其他部分处于休息状态,但大脑仍在活动,睡眠中人的眼球在会在眼皮下方规则的左右急速转动,并常常伴随着大量梦境的产生。如果把一个进入快速眼动阶段的人唤醒,绝大多数的人都会告诉你自己是在做梦,而且能清楚的复述出梦境的内容。在非快速眼动睡眠阶段,睡眠开始由浅入深,此时人的眼动现象开始消失,大脑活动减少,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做梦的现象。
快速眼动睡眠阶段是梦境的高发期,大约有90%的梦境于这个时段产生。结合到这段游戏中的故事背景和事实,我们不难发现两者之间存在的联系。就象所有在梦境中的人的正常反应一样,Eileen无法看见自己的这个巨大头像,因为所有处于梦境状态的个体对于自己的梦境都是不自察的。进入Jorome医院把Eileen从危险中拯救出来的Henry此时是Eileen梦境的核心内容,Eileen的意识也会一直不断的对进入自己梦境的Henry进行审视和观察,Henry走到哪里,Eileen的意识(眼睛)就跟到哪里。在这个意义上可以把这个巨大的头像看成是一个游戏中的路标,它隐晦的暗示了玩家现在是在哪里,也进一步强化了游戏“梦境”的这个主题。

原 罪

在游戏的后期我不断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之前制作人所一直在强调的这次的SH4要带给玩家的熟悉感觉到底是什么?是游戏近于直白的表现方式,还是那些不再让人感到恐惧的怪物?是被取消了的表里世界,还是那些荡然无存的文字迷题?

在第一次开始游戏的时候,玩家会操纵主角在异化了的302室内进行探索。稍微留一下心的话会发现,此时玩家所操纵的人物不是Henry,而是302的上任房客Joseph Schreiber,这段游戏过程实际上就是当初Joseph被困在302室时情况的重演。此时玩家所操纵的Joseph在房间内所调查到的情况后来都被记录到了Joseph的日记里,Henry在后期来到room 302 of the past的时候可以在August 2的日记上找到它们。两相作一下对比的话,很容易就能发现两者之间的共同之处。
在这个场景当中有几个地方很值得注意,一个是302大门前的鞋子,一个是房间书架上的书和收音机,这些东西同样的也出现了在后面Henry所居住的302房间里。玩家所操纵的Joseph明确表示不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而如果在后来的游戏过程中对这些东西进行调查的话Henry会清楚的表示,这些东西是他的个人物品。我们知道,Joseph是302室的上任房客,他在三年前搬进了302,并在Henry进入的六个月之前突然失踪了。这样一来就出现了一个很大的问题,那就是后来才成为302住户的Henry的私人物品怎么会出现在之前的302里?对此一种可能的解释是,在21仪式的作用下,Joseph进入了Henry的梦境,在这里他的意识和Henry的意识产生了融合。但Joseph本人是21仪式的第十五个受害者,按照仪式的要求,在第二启示录阶段他应该就已经被Walter杀害了,这是在Henry本人进入302开始涉入21仪式之前的事情。这样一来就只剩下了唯一的一个合乎常理的解释――那就是在Joseph Schreiber之前,Henry曾经在302居住过。
另外一个最为明显也是最有力的证据,是这个时候墙上出现的Henry的照片。Joseph明确的告诉玩家,他不知道这个家伙是谁。
我曾经在每一次进入302的时候都对这些物品进行调查,以试探Henry的反应。绝大多数时候Henry都会肯定这些东西是属于自己的,但在某些时候我会从Henry身上得到这样的回馈――“我肯定这些东西是我的,只是我怎么不记得我是在什么时候在哪儿买的了?”
对此作一下分析的话,应该说正常状态下的人是不应该有这种反应的,但如果把这看成是Henry在梦境中对发生在过去很久之前的事情进行回忆的话,却很难不是这种心理状态。
在302的客厅沙发旁的桌子上,我们可以看到Henry自己的两张照片。一张是儿童时代的Henry,一张是从学校毕业时的Henry。从一般人的生活习惯来看,帖自己的毕业照很正常,但把自己小时候的照片也帖在一起则多少有些不合情理。我一开始奇怪制作人员在这里要传达给玩家一个什么样的信息,直到我把这张照片同游戏中后来出现的小Walter的外貌进行对比时才发现了两者之间的联系。从头发的颜色到脸部的特征,这两个人的相似是惊人的。就我个人的角度来看,根本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算不是同一个人,也只有很近的血缘关系才能作出解释。
真相与记忆
和SH2当中James的经历一样,Henry对真相的了解是随着游戏的进行而慢慢深入的。游戏的进行方式也最大限度的体现了这个过程。
如果依次列一下游戏中出现的场景的话,我们会得到这样一个清单。
Henry第一次醒来的地点――South Ashfield Heights的地铁车站
Henry第二次醒来的地点――孤儿院,Wish house
Henry第三次醒来的地点――圆形塔,水牢 Water prison
Henrt第四次醒来的_地点――Ashfield公寓外面 J
Henry第五次醒来的地点――South Ashfield Heights公寓的303房间门口
Henry第六次醒来的地点――St.Jerome 医院
从16121到21121,Henry一共经历了六个梦境。而把这些表面上看起来纷乱嘈杂的梦境联系在一起的,是Walter Sulliven的童年经历。South Ashfield Heights的地铁车站,是童年的Walter每个星期乘坐地铁赶来看望母亲的地方;Wish House,是收养Walter并对他进行宗教洗脑的教会孤儿院;水牢Water Prison,是Walter通过教会的选拔成为仪式人选之后被进一步虐待养成的地方;Ashfield公寓是Walter乘坐汽车来到302时的必经之地,在这里他被公寓的住户们排斥甚至遭到了虐待;303房间的Eileen是Walter整个童年时期中唯一对他友善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的住户,而St.jerome医院则是Walter出生之后对他进行照料和护理的地方。Henry经由这些梦境亲身体验了Walter所遭受的苦难,也由此一步步深入到自己被遗忘的意识深处。
游戏中另外一个非常值得回味的细节,是在整个游戏过程中一直与Henry如影随形的头痛。在踏入第一个梦境的同时,头痛也随之开始了。Henry每从一个梦境中醒来,头痛就会加重一分。我们可以把Henry的头痛症状看成是他在梦境中挖掘自己深层意识的象征,并由此慢慢抽丝剥茧逐步深入直到最终发现了事情的真相,
在最后的一个场景,当Henry最终成功的从302脱出之后,玩家需要在房东Sunderland的房间里拿到一个重要的过关道具――Walter出生时留下的脐带。此时在公寓的远处会响起小Walter呼唤父亲的声音,(这也是整个游戏过程中Walter Sulliven唯一的一次提到自己的父亲)而在105 Sunderland房间的大门上会出现六条和当初302房间一样的铁链,因为被铁链封锁住了大门,Henry无法继续向前进拿到需要的东西。要解开这六条锁链,Henry需要在公寓的各个角落找到六个奇怪的悬挂物体,对它们进行调查,每调查一个,105房间大门的铁链就减少一个。稍作留意的话,玩家很容易就能发现这六个悬挂物的场景其实就是Walter的父母当年遗弃Walter时情景的重演。因为在对这六个没有面部轮廓的人型物体进行调查时是以Walter父亲的口气在讲述当年发生的事情,所以我倾向于把这六个悬挂物看成是在Walter的意识中父亲的象征。在接着的对这几个物体的外在特征进行观察之后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它们头发的颜色和式样和现在的Henry完全一致。而在游戏的21结局当中,(Walter成功的实行了21仪式的结局,Henry和Eileen都会在这个结局中死亡)玩家会在警方的后续报道中听到在302房间发现了一具被警方怀疑是Henry的毁容之后的尸体,因为面目全非而无法被确实辨认身份。
这个场景极具象征意义,迷题的设置也完全符合自2代的SH起被逐步发展和完善起来的Redemption的游戏主题。一条铁链就是一个心结,一处隐藏在意识深处的记忆。只有在完全的面对了自己的原罪之后,Henry才能够继续的向前深入。铁链的数目对应了Walter当时的年龄,正是在六岁时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从此不断的来到302看望自己的母亲。在这段过程所揭露出来的事实当中,Walter的父亲表现出了强烈的对小孩的反感,而我们在Henry的身上也能发现相同的特征。(在公寓202画家的房间调查时,Henry会对其中一个有着多个孩子的家庭画像前表明自己讨厌小孩)
接下来最具启发性的一幕,发生在Henry终于在房东Sunderland的房间拿到了Walter出生时留下来的脐带的那一刻。当Henry打开脐带盒的瞬间他的身体反应是如此的强烈,几乎是到了不合情理的地步。在实际的游戏过程中,当Henry在剧烈的头痛支配下把脐带盒丢到了地上的时候,玩家可以在屏幕上看见几个快速闪过的画面。仔细作一下辨认的话,会发现这就是Walter当初被自己的父母遗弃时的情形――一个被包裹着丢在地上的婴儿的特写,还有在房间的门口站着的一对夫妇。在之前的剧情铺垫和这样的氛围烘托下说Henry和整个事件之间没有联系,是不合乎逻辑也是没有什么说服力的。回顾一下之前的SH作品的话应该说类似的表现手法对系列的老玩家来说并不算陌生,2代的主角James正是通过同样的方式一步步走近自己的意识深处最终发现了残酷的事实真相。
Henry是Walter的父亲这一说法所需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在于我必须要证明游戏中的Henry不是现实世界中真实状况下的Henry,因为游戏中的Henry很明显的要比Walter年轻。其实如果细心找一下的话,这样的证据并不难找到。
在游戏中,Eileen是和Henry接触得最多的人物,可如果我们看一下游戏当中的21结局的话就会发现,在21仪式中死亡的Eileen的尸体是在几十公里以外的邻近小镇寂静岭发现的,而不是在我们想象中的South Ashfield Apartment的302公寓。换句话说,在游戏中一直同Henry接触的Eileen Galvin包括Henry从302房间的窥视孔里看到的Eileen都不是现实生活中真实的Eileen Galvin。同样的道理,在游戏中同Henry和Eileen接触的其他人包括Richard和房东Sunderland也不可能是真实生活中的个体。也就是说,Henry在清醒时所在的302室并不是是真实地理条件下的302室,而更接近于一个意识的囚笼。这样一来就解决了最大的问题。
到了游戏后期,在302室的内部会发生被鬼魂入侵的现象。按照21仪式的解释,这些进入302骚扰Henry的鬼魂都是被选中的罪人,后来被Walter杀害之后永远游荡在异世界之中。我注意到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其中的一个罪人竟然是Henry自己。(当302门口的猫眼流血的时候,站在门口通过猫眼就可以在外面看见另一个诡异的Henry。)在一个真实的现实环境中当然不会同时出现两个Henry,所以玩家一直所操纵的Henry不可能是真实状态下的Henry。这个时候的Henry会企图入侵302的事实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他确实背负着原罪,不管这个原罪到底是什么。
我认为,在21仪式的作用下,Henry是以自己当初遗弃Walter时的意识和记忆进入了他人的梦境。现在回过头来看一看Henry的名字, Henry Townshend的发音是Henry Townsend,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被小镇选中的特定客人。通过2代在世界观上的补完我们知道,只有心中存在着罪恶感的人才会被吸引到寂静岭成为SH的访客,所以我认为Henry会成为21仪式的最后一环并不是出于偶然。
我必须承认,我没有更多的直接证据用来支持这个假设。但另一方面,要我对这些暗示和事实视而不见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在KONAMI拿出官方说法来堵我的嘴之前,我还不打算放弃Henry和Walter之间的这层关系。大家也不必把我的这个基于剧情的基础上作出的假设当成是既定的事实,权当是多一个理解剧情的角度,姑妄言之,姑妄听之罢。




结局:
在异世界的302,Henry终于见到了Walter,他必须在这里对所有的事情作一个了结。在使用刚刚得到的重要道具脐带之后,Henry用8支象征着8个受害者的长矛刺穿了Boss的身体,在最终击败了Walter Sulliven之后,一切终于都结束了。
最后与Walter的战斗,与其说是Henry杀死了Walter,不如说是Henry帮助Walter从怨念中得到了解脱。一个相当明显的事实是,即使是在Walter 成功的完成了21仪式的21结局里,Henry也必须在之前的战斗中击败Walter。也就是说,最后告诉Henry要杀死Walter才能终结21仪式的Giver of Wisdom Joseph说了假话,他告诉Henry的用来阻止21仪式的方式最后反而促进了21仪式的达成。这倒是印证了我对于21仪式的第二启示录阶段Joseph所起到的作用的看法。同样的道理表面上看起来是反21仪式的Crimson Tomb也对Henry说了假话,Crimson Tomb告诉我们要用8支长矛刺穿Conjure的身体才能阻止仪式,实际上我们会发现对Crimson Tomb的执行反而会促进21仪式的实现。从Crimson Tomb这本书是在Joseph的房间内发现这一事实看来,这也进一步说明了Joseph在整个仪式中所起到的作用。唯一能够和最后结果相吻合的资料,是Henry一开始在302的大厅里发现的Old Picture Book。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我们知道,Walter Sulliven的主体意识在异世界里发生了分裂,由此产生了两个Walter Sulliven。一个是六岁时的Walter Sulliven,内向而腼腆,渴望着和母亲团聚;另一个是成年后的Walter Sulliven,内心充满了人的憎恨和对外部世界的厌恶,一心要实行21仪式净化世界,洗涤众人的罪恶。在游戏的过程中这两个人之间的对峙曾经发生过不止一次,在我看来这也反映了Walter本人身上两种矛盾心态之间的冲突。正是由于这种人格冲突的存在,Eileen才没有在第一次的袭击中被杀死。指导成年的Walter Sulliven行动的是教会的21 仪式,Walter必须要献上21个受害者的生命双手沾满鲜血之后让Holy Mother复活;而这本用童谣的形式写成的Old Picture Book在我看来则是另一个真正的Walter内心需求的真实反映,在游戏一开始他就通过这种方式向Henry求助,也同时帮助Henry指明了一条自我拯救的道路。和带有浓厚宗教色彩的21仪式和Crimson tomb不同,Old Picture Book通篇的主题就是一个孩子寻找母亲的故事,无论是从内容还是形式上都简单而质朴,在我看来也充分体现了小Walter内心对于母爱的需求。
正象在游戏的最后Eileen所说的,即使Walter完成了21仪式,也不会真正对他有所帮助。房东Sunderland在自己的日记中对于成年后的Walter Sulliven有着这样的描述“我曾经看见过这个长发穿着长袍的男人因为找不到他的母亲而在302的门前哭泣。”。Walter Sulliven内心真正渴望的东西是母爱,并不是21仪式带来的杀戮。然而到了最后,他已经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我认为,Walter身上最后的一点良知和对母爱的渴望产生了小Walter,游荡在异世界当中寻求Henry的帮助。在Henry最终面对了自己遗弃Walter的原罪把母爱的象征物脐带还给了Walter之后,所有的一切终于都有了一个结果。就象Old Picture Book中所说的,仁慈的光照从天而降,孩子看着手上的脐带快乐的进入了梦乡。分析到这里时游戏的主题其实已经发生了变化,从一个神秘的宗教连续杀人案件变成了Henry和Walter Sulliven的自我拯救,我想这个主题应该是为大多数的SHfans所耳熟能详也是能够接受的。
这个说法要面对的最大问题,在于在游戏的四个结局当中只有在成功实行了21仪式的21结局中我们才能看到小Walter得到解脱的表现,在其他的三个结局中,小Walter都被302拒绝在了外面。我的看法是,这仅仅是个表象,而小Walter被21仪式所允诺的母亲迷惑了。我注意到在仪式成功的21结局当中,成年的Walter Sulliven表现的相当沉默和低落,全然没有获得成功之后的满足感。在整个结局当中大Walter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静静的站在302的墙边发呆。这显得很不合情理。。因此我认为,即使是对于成年的Walter Sulliven而言,21结局也不是他真正想要的结局。用Eileen的话来说,即使是完成了21仪式,Walter也无法得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母爱。
关于最后的BOSS的身份,需要从Crimson Tomb这个资料中进行证实。按照Crimson Tomb的要求,Henry需要用施法者母亲的部分血肉(也就是Henry在管理员室找到的脐带)同施法者的身体连接起来,然后再用8支长矛刺穿施法者的身体。这样一来,施法者不圣洁的身体就会在上帝的力量之下恢复原样,然后被毁灭。这里的施法者指的只能是Walter Sulliven。也就是说,最后的Boss的正体是Walter Sulliven通过举行圣母升天仪式之后获得的不圣洁的肉体,而不是游戏里一直提到的教会的Holy mother。
那么这个Holy mother在哪里?根据游戏里的资料来看,Holy mother指的只能是302室或者是302室里的某样东西。房东Sunderland曾经提到过,这座公寓从一开始就有什么东西不对头。非常显然,302室对于教会而言有着某种特殊的意义。教会利用了Walter对母亲的思念而试图唤醒302室,他们告诉年幼的Walter“你的母亲在South Ashfield Apartment 的302室。但她睡着了,只有通过神圣的21仪式才能唤醒她。但到底302具体对于教会而言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我们无从得知,一切都只有等后面的作品来补完。

  对于人物的一点补充说明

在上次对寂静岭4的回顾中,我曾经提到过这次4代中会有大量的前作中的人物出现。现在游戏打完了再来作一个总结,也算是对前文有个交代。

第一 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的房东Sunderland。这应该是众多SH的fans最耳熟能详的一个名字了。
在游戏的过程中我们清楚的知道,除了一样的姓名和酷似的长相之外,房东Sunderland的儿子和媳妇在很早之前就失踪了。这里的游戏背景和2代的主人公James Sunderland的故事是完全符合的。 通过这里的人物关系补完也进一步完善了2代的世界观和故事背景,现在我们总算知道了James和Mary的居住地,还有Mary得病之后和Laura认识的地方。(Jerome 医院) 在完成这篇文章之前我上官网看了一下,事前大家都在猜想的Sunderland是James的父亲这一设想已经由官方得到了证实。

第二 South Ashfield Heights 公寓106的女性住户Rachel。Rachel是Jerome医院的一名护士,同时也是居住在202的画家的女朋友。而在2代的游戏中Laura会清楚的提到照料自己和Mary的同名护士Rachel,Mary在离开Jerome 医院的时候曾经托付她把一封重要的信件转交给Laura。

第三 在小Walter的日记中曾经提起过一个重要的教会人物来拜访过孤儿院,这个女士的名字开头是Dha.... 正是这个重要的女士告诉Walter,他的母亲在302室。日记上没有写完这个人的名字,不过所有经历过一代的老玩家应该都能想起SH1的Alessa的母亲Dhalia。在孤儿院的地板上还会发现一张纸条,“Have you found Alessa yet?”这就更清楚的表明了两人之间的联系。看来一切的幕后黑手还是野心勃勃的Dhalia。

第四 South Ashfield Heights宠物店的店主Steve Garland。我一看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反映就是想起了SH1里的美丽护士Lisa Garland。如果说在寂静岭这样一个系列游戏中出现两人同名的情况,我想不会是仅仅是因为巧合。既然James已经有了一个父亲,为什么不再给我们的人气护士Lisa找一个家呢?

第五 这次最让我感到意外的,就是在2代中一直保持神秘的Red Devil也露出了水面。通过2代的游戏我们知道,被警方逮捕的Walter Sulliven在狱中声称自己只是一个帮凶,真正的背后主谋是一个名叫‘Red Devil’的神秘人物。我一度怀疑这个所谓的Red Devil就是2代中的神秘怪物三角头,但由现在官网所揭示的资料来看,显然是我错了。根据官方网站上的资料显示,在21仪式的第一启示录阶段中,一名叫做Jimmy Stone的教会司祭被Walter杀害取走了心脏。因为Jimmy Stone经常穿着一身红色的三角长袍,所以又被其他教会成员称之为“Red Devil”。把这个情节联系到4代中的事实的话,唯一可能得出,虽然我对这种强行给出事实的做法一向不是很感冒,但这次好歹也算是有了一个说法。


周二 7月 22, 2008 9:04 pm
举报此文章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