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SH2与斯蒂芬金 
作者 内容

注册: 周一 7月 21, 2008 12:33 am
帖子: 26
---------
引用回复
帖子 SH2与斯蒂芬金
==========

首发于2004年6月
作者是护士自己
护士的文章大多是粉丝向,不是研究向……
大家见谅啊^_^

同学们赶快把自己的研究向作品放上来

==========

1)James 与 Mary --绝症病人与家属的纠葛

与这个设定类似的是《宠物公墓》,这部小说章节太多,找不到有关的那个细节了 我简单说一下。
《宠物公墓》的女主角害怕谈论有关死亡的事,因为小时候曾经受过相应的刺激。她的姐姐很小的时候便患了绝症,一拖好几年。由于身体虚弱,只能一直躺在床上无法动弹。死亡的威胁和无法正常生活让她的心理越来越畸形,而家人对她有意无意的嫌恶更增加了她的心理变态。她故意捉弄照顾她的家人,比如故意在换尿布的时候尿床XD 父母,妹妹和她的关系就在恶性循环当中变得越来越畸形。

以下是原文有关段落

“伯什么?怕会死掉吗?”
“不是怕我自己会死掉,我几乎从没想过,再没想过;但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
我经常想到死亡,总睡不着,老是梦见有许多怪物要在床上吃掉我,所有的怪物看
起来都像我姐姐赛尔达。”
路易斯想,噢,这就是症结所在。在我们结婚这么多年以后,她终于要说出真
相了,说出她对死亡恐惧的症结所在了。于是路易斯说:“你并不常提她啊。”
瑞琪儿笑了,抚摩着丈夫的脸说:“路易斯,你真可爱。我从来没提起过她,
我还尽量永远不想起她呢。”
“我一直认为你肯定有你的道理。”
“确实,我有我的理由。”她停下话,沉思着。
路易斯说:“我知道她死了……死于脊髓性脑膜炎……”
“是脊髓性脑膜炎。”瑞琪儿重复了一下,说,“我们家里再也没有她的照片
了。”
“有一张小女孩的照片在你父亲的……”
“在他的书房里。是的,我忘了那张了。我想,我妈妈钱包里还有一张。我姐
姐比我大两岁。她得了病……一直躺在后面的卧室里……像一个不被人知晓的肮脏
的秘密。路易斯,她总是躺在那儿,最后死在了那儿,这就是我的姐姐,一个肮脏
的秘密……她一直是个不被人知晓的肮脏的秘密!”
瑞琪儿突然大哭起来,路易斯觉察到妻子有些要歇斯底里了,他警觉起来,伸
出手抱住了她的肩膀,但他刚一碰到妻子的肩膀,她马上缩开了。路易斯听到自己
的手指在妻子睡衣上刮擦的声音。
“瑞琪儿……宝贝……不要……”
“别对我说不要,路易斯,别阻止我,我只有勇气讲一次。关于我姐姐的事,
以后我再也不想提起她了。也许我今天也睡不好觉了。”
“那么可怕吗?”虽然路易斯已经猜出了答案,他还是问道。妻子的诉说解释
了以往发生的一切。路易斯脑子里突然想起了瑞琪儿从未跟他一起去参加过葬礼,
甚至他们的好朋友艾尔的葬礼她也没去。那天她病了,好像得了流感什么的,看上
去很严重似的,但第二天她又好了。葬礼过后她又好了,路易斯自我纠正地想。他
那时就想过妻子的生病可能是由心理压力引起的。
“是的,可怕极了。比你能想象的可怕多了。路易斯,我们看着她一天天情况
变坏,谁也没办法。她不停地喊疼,她的身体好像在枯萎……一点点在缩小……她
的肩膀逐渐拢起,脸越来越长,就像一张面具。她的手像鸟爪子,有时我得给她喂
饭。我最恨这件事了,但我还是给她喂饭,而且从没说过被她吓坏了的话。后来疼
痛加剧了,医生就开始给她用麻醉剂类的药——刚开始用不强的,后来用的药药性
太强,要是她活着,就会上瘾的,不过大家都知道她活不了了。我想这就是为什么
她对我们大家来说是个……秘密。因为我们想让她死,路易斯,我们希望她死。她
死了不仅她自己再也感觉不到痛苦了,我们也不会再感到痛苦。还因为她看起来越
来越像个怪物,而且她开始变成怪物一般……噢,上帝,我知道听起来有多可怕……”
瑞琪儿双手捂住了脸。
路易斯温柔地抚摩着妻子说:“瑞琪儿,听起来一点也不可怕啊。”
“可怕!”瑞琪儿大叫道,“可怕!”
“只是听起来是真的,”路易斯说,“长期生病的人通常会变成难以侍候和令
人不快的人,像怪物似的。那种以为长期生病的人会像圣人一样的想法是太浪漫了。
到痛苦一点点吞噬只能躺在床上的病人时,他就会变得尖酸刻薄,给人带来痛苦。
他们忍不住要这么做,但这样并不能减少他们的痛苦。”
瑞琪儿震惊地看着他……几乎有些带着希望似地看着路易斯。但接着她的脸上
又浮现出不信的神色:“你在编谎话。”
路易斯严肃地笑着说:“你想让我给你看教科书吗?关于自杀的比率统计数字,
你想看吗?如果家里有一个长期患病需要服侍的、而且肯定会死掉的病人的话,病
人死后,家里其他人的自杀比率是极高的。”
“自杀?”
“他们会吃药,或者用煤气中毒的方式,或者用枪。他们的痛恨……疲劳……
厌倦……和痛苦……”路易斯耸了耸肩膀,轻轻地将两手握在一起说,“活着的人
会觉得像是他们谋杀了病人似的,因此他们就自杀以求得解脱。”
瑞琪儿脸上显出一种受到伤害后解脱了的表情说:“我姐姐就变得尖酸刻薄,
令人痛恨。有时她故意尿在床上。我妈妈就得不停地问她是否要扶着她去厕所……
后来她没法起床了后,就得问她要不要便盆……而赛尔达总说不……接着就尿湿了
床,于是我妈妈或者我和妈妈就得给她换床单……而她会说她不是故意的。但路易
斯,我们能从她眼里看出她那可恶的笑意,能看出来。房间里充斥着尿味和药味……
那种闻着像止咳糖浆似的味……就是现在我醒来,好像还能闻到那种味似的呢……
于是我就想赛尔达还没死呢,是吗?我就想……”
瑞琪儿屏住了呼吸。路易斯握住妻子的手,而她紧紧地攥着他的手指。
“我们给她换床单时,就会看到她那弯曲变形的背部,到下边,路易斯,到下
边,好像她的……好像她的屁股已经收缩到她的背部中间部位了。”说完,瑞琪儿
泪眼矇眬地显出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像个刚从噩梦中醒来的孩子。“有时她会用
她的……她的手……她那像鸟爪似的手摸我……我有时几乎要尖叫起来,请求她别
那么做。有一次,我喂她喝汤时,她用手摸我的脸,吓得我把汤泼到了我的胳膊上,
烫坏了,那次我真的大叫了起来……我大声地哭着,但那时我也看到了她眼里得意
的笑。到最后,药也不起作用了,那时她就尖叫,我们大家都记不起她以前的样子
了,就是我妈妈也是。我姐姐变成了一个令人痛恨讨厌的尖叫的怪物,躺在后面的
卧室里……成了我们家的一个不被人知晓的肮脏的秘密。”
瑞琪儿大口地咽着唾沫,喉咙咯咯响。
“我父母出门去了,我姐姐最后……她最后……你知道,当她最后……”瑞琪
儿挣扎着说,“她死时,我父母不在家,只有我和她在一起。那是逾越节期间,我
父母去看朋友了。就只那么一小会儿,只几分钟。我正在厨房里读杂志呢。噢,实
际上是在看杂志。我等着到时再给她吃些药,因为她不断地在尖叫,几乎我父母刚
走她就尖叫起来没完。她那么叫我实在没法读书,后来……啊,发生了……噢……
赛尔达不叫了。路易斯,我那时才8岁……每天晚上都做些噩梦……我开始想我姐姐
肯定恨我,因为我的脊背是直的。因为我没有那种持续不断的疼痛,因为我能走路,
因为我会继续活着……我开始想象她要杀死我。路易斯,即使现在,直到今晚我也
真的认为这不全是我的想象,我确实认为她恨我,我倒不是真的认为她会杀死我,
但要是她以某种方式附在我身上……像神话故事里讲的把我从我的躯体里赶出去……
我想她会那么做的,但是,她不尖叫了的时候,我进去看她是否没事……去看她是
否从床上掉下来了,或是没枕着枕头。我走进屋,看着她,以为她一定是吞下了自
己的舌头,噎死了。路易斯——”瑞琪儿的声音又变高了,像个被吓着了的眼泪汪
汪的孩子,好像她又回到了过去,在经历过去经历的一切,她接着说:“路易斯,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我那时才8岁!”
“对,你当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路易斯说。他转向妻子,拥抱着她,瑞
琪儿惊慌地紧紧地抓着他,像一个船驶到湖中心突然掉下去的可怜的落水者一样。
路易斯问:“宝贝,是不是有人责怪你了?”
“没有,没有人责怪我。但也没人使情况变得好些。没人能改变这一切。没人
能使它不发生,路易斯。她没吞下自己的舌头。她开始发出一种声音,一种,我也
不知道,像——嘎——嘎——的声音。”
瑞琪儿神情沮丧地模仿着赛尔达死前发出的声音,而路易斯的脑子里闪现出了
帕斯科死时的情景,他用力抓紧了妻子。
“……还有唾液,从她的嘴里流出来,流到了下巴……”
“瑞琪儿,别说了,”路易斯语音发颤地说,“我知道那些症状。”
瑞琪儿顽固地说:“我在解释,我在解释为什么我不能去参加诺尔玛的葬礼,
另外,还有我们那天为什么会有那次愚蠢的吵架——”
“嘘——那次吵架已经被忘了。”
“我没忘,我记得很清楚,路易斯。我记得清清楚楚的,就像我记得我姐姐赛
尔达1965年4月14日因噎气而死在了床上一样清楚。”
有很长时间,屋子里一片寂静。
瑞琪儿继续说:“我把她翻过来,肚子朝下,然后用力地敲打她的背部,我就
知道这么做。路易斯,她的脚上下振动……她那弯曲的腿……我记得有一种像放屁
的声音……我想不是她在放屁,就是我,但不是放屁,是我衬衫袖子下边的缝线在
我翻转她时全被撕裂开了的声音。她开始……开始痉挛……我看到她的脸转向一边,
埋进了枕头里,我想,噢,她被噎住了,赛尔达被噎住了,我父母回家后会说是我
让她噎住了,是我杀死了她的,他们会说,你恨她,瑞琪儿。确实如此,当时我脑
子里的第一个想法,我记得,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噢,好了,终于,赛尔达开始
噎住了,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于是我又把她翻了过来,路易斯,她的脸都已经
变得紫青,眼睛也鼓出来了,脖子也变粗了,接着她死了。我倒退着想走到门那儿,
走出她的房间,但我撞在了墙上,墙上的一幅画掉了下来——那是赛尔达没病以前
她最喜欢的一幅从渥兹画书里取出来的画。那是一幅渥兹恐怖大帝的画。赛尔达发
不准恐怖那个音。我妈妈让人把那幅画镶了镜框,因为……因为赛尔达最喜欢它了……
渥兹恐怖大帝的画从墙上掉到地板上,镜框里的玻璃碎了,我开始大声尖叫起来,
因为我知道她死了,我以为……我猜我那时以为那画是她的幽灵,回来抓我来了,
我知道她的幽灵会像她一样恨我,但她的幽灵不会被固定在床上,所以我就尖声叫
起来。我尖叫着跑出房子,尖叫着:‘赛尔达死了!赛尔达死了!赛尔达死了!’
邻居们……他们来了,来看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看到我的衬衫的两个袖子撕裂开
了,在街上跑着,大声叫着:‘赛尔达死了!’我猜他们那时以为我是在哭喊,但
是我想……我想,也许我是在大笑着叫呢。我想我可能是在大笑。”
路易斯说:“你要是大笑的话,那我要向你表示敬意了。”
瑞琪儿带着确信的语气说:“不过,你不是这个意思。”路易斯没理会,他想
妻子可能会最终丢掉这个在她脑子里萦绕了许久的可怕的记忆。不管怎么说,她会
忘掉大部分的,但这一部分她不会的,不会全都忘记的。路易斯不是精神病专家,
但他知道任何生物的生命中总会有些可恶的事发生,而人类似乎总是会被迫回忆这
些事,即使会伤害自己。今天晚上瑞琪儿把她记忆中最可怕的事情全说了出来,像
拔掉了一颗烂牙。让这可怕的事过去吧,愿上帝保佑,让这事被忘掉吧,妻子能说
出来,忘掉将会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这需要勇气去回忆。路易斯确实很敬佩妻子
了,他觉得心情轻松了些。
他坐起来,打开灯说:“是的,我向你表示敬意,要是我需要再找一条理由来
解释我为什么不喜欢你父母的话,我现在有了。瑞琪儿,他们根本不应该让你独自
一人跟你姐姐待在一起的,根本不应该。”
瑞琪儿像个8岁的孩子似地申斥路易斯说:“路易斯,那是在逾越节期间——”
“我才不在乎那是什么重要的节日呢。”路易斯低声粗暴地说,这使得瑞琪儿
吓了一跳。路易斯想起帕斯科死的那天早晨在场的两个自愿护士,有一个第二天回
来接着工作了,另一个再没来过。路易斯并不觉得奇怪,也没埋怨她。
路易斯愤怒地想,那时护理员在哪儿?瑞琪儿的父母出去了,他们应该请个看
护员,但他们却把个8岁的孩子留在家中照看她将要死了的姐姐,她姐姐那时很可能
因长期患病有些精神不正常了。为什么这么做?就因为是逾越节期间?就因为体面
文雅的戈尔德曼太太在那个特殊的早上受不了那种恶臭,必须出去一小会吗?于是
责任就落到了瑞琪儿身上。是的,去看朋友们,邻居们?就让梳着小辫、穿着小衬
衫的8岁的瑞琪儿负责看护姐姐。瑞琪儿能待在家里忍受那种腐臭味?要是她受不了
将死的。不正常的姐姐,那他们还每年送她到佛蒙特女童子军营待六个星期干什么?
给盖基和艾丽买些新衣服就补偿了这一切吗?“你要是别再招惹我女儿,你上医学
院的费用全由我出……”但是你女儿得了脊髓性脑膜炎要死时,却是另一个女儿在
陪伴着她,你怎么没挥舞着你那支票簿呢?你个老混蛋,你为什么没雇个看护员来
照顾赛尔达,却让8岁的瑞琪儿看护她?
路易斯想着,站起身,下了床。
瑞琪儿惊慌地问:“你要去哪儿?”
“给你拿一片镇静药。”
“你知道我不——”
“今天晚上你需要。”
瑞琪儿吃了药片,又给他讲了后来发生的事,她的嗓音一直都很平静,镇静药
起了作用。
隔壁的邻居在一棵大树下找到了蜷缩成一团正在一遍遍尖叫着“赛尔达死了”
的8岁的瑞琪儿。她的鼻子正在流血,她浑身都是血,那个邻居打电话叫了救护车并
通知了她的父母。邻居是在给瑞琪儿止了鼻血,让她喝了一杯热茶和吃下两片阿司
匹林后,才从瑞琪儿嘴中知道她父母去城里另一端的卡布龙夫妇家了,卡布龙先生
是瑞琪儿父亲公司里的会计。
到晚上时,戈尔德曼家里大变了样。赛尔达死了,她的房间被彻底地清洗消毒,
所有的家具都搬了出去,房子变成了一个空荡荡的大盒子,后来——直到很长时间
以后,这个房间成了戈尔德曼太太的缝纫室。
那天晚上瑞琪儿做了个噩梦,早上两点钟她尖叫着“妈妈”醒来,发现自己吓
得几乎都动不了,下不了床了。她的背部疼得厉害,因为白天翻动赛尔达时神着了
背。她翻动赛尔达对任何人来说都会认为是为了不让她噎死,是最基本的、明显的
爱护赛尔达的举动,但瑞琪儿却不这么看,她拉伤了背部,瑞琪儿认为这是赛尔达
透过坟墓在向她报复。赛尔达知道自己死了,瑞琪儿会高兴的;赛尔达知道瑞琪儿
从房子里跑出来大声叫着“赛尔达死了,赛尔达死了”时,是在大笑,而不是哭叫
的;赛尔达知道她是被谋杀的,因此她要让瑞琪儿也得上脊髓性脑膜炎,然后瑞琪
儿的背部很快也会扭曲变形,她也会不得不待在床上,慢慢地,但肯定会变成个怪
物,她的手也会弯曲变形像鸟爪子。过一会她就会疼得叫起来,像赛尔达一样,然
后她也会开始尿温床,最后会噎死的,这是赛尔达的报复。
没人能使瑞琪儿不信这些——就是她的妈妈、爸爸,或是莫瑞大夫都不能。莫
瑞大夫给她诊断了一下,认为只不过是轻微的背部拉伤,接着粗鲁地让瑞琪儿不许
胡闹。大夫说她应该记得姐姐刚死,她父母够悲伤的了,这不是她在那里像孩子似
地哭闹以引起父母注意的时候。
只有那慢慢减轻的背疼使瑞琪儿相信这既不是赛尔达超自然的复仇也不是上帝
对邪恶的人的惩罚。好几个月后(实际上是好几年后),她还会一遍遍做这种姐姐
死去的噩梦,醒来后她就会伸手去摸背部,以确信自己没事。噩梦过后她总会想象
着壁橱的门会突然打开,赛尔达会偷偷地走出来,面色青紫,身体扭曲,眼睛翻白,
拖着舌头,手伸出来像爪子一样要杀死瑞琪儿这个凶手。而瑞琪儿则躺在床上,手
正在摸着背部……
瑞琪儿没参加赛尔达的葬礼,从那以后她再没参加过任何人的葬礼了。



这种感觉是不是跟James,Mary之间的情感纠葛十分类似?看原文的时候,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真的很强烈。James & Mary之间从相爱到最终一个对唯一照顾自己的丈夫恶言相向,一个则抛弃生病的结发妻子的过程,就跟上面提到的这个家庭一样,充满复杂的情绪,挣扎的心理,反复的自我和矛盾的感情。虽然看来很悲哀,仔细想想,居然又是无可奈何而又必定如此的事情……

2)安吉拉与父亲--弗洛伊德式设定

很多FANS坚持要说安吉拉有RPWT,说她有意无意间勾引了父亲等等。当然无意间发生了“触动其父欲望”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这种情况真如各位所说就应该把责任归咎于安吉拉头上吗?有相似细节的《杰罗德游戏》对此种情况有更为详细的解释。

《杰罗德游戏》详细描述了女主角小时候如何被父亲猥亵的过程。女主角的确对其父有潜意识的迷恋,但这样的迷恋真的就能被认为是其父猥亵她的原因吗?至少斯蒂芬金的描述对此种解释表现了很大的愤慨。请看以下片段。













以上片段详细描述了那段猥亵的谋划,经过和最后结果,再看下面的女主角心理描写:

不过这确实公平。她知道,莎莉远不是个理想的母亲,尤其是她和汤姆就像破
车拉着垃圾一样费力前行的那些年月里。那时她的行为常常有着偏执狂的特征,有
时不合情理。由于某种原因,威尔几乎完全免受她的痛责与怀疑,而有时将她的两
个女儿吓得要死。
现在那黑暗的岁月远逝了。杰西从桑利亚那收到的那些来信是那位老妇人平庸
乏味的随笔。这老妇人现在为星期四夜晚的宾戈赌博游戏而活着,她将抚养孩子的
年月看做是和平、幸福的时光。显然,她已不记得她曾大声叫嚷:下一次梅迪再忘
记先用卫生纸包好用过的月经棉塞,然后把它们扔进垃圾袋,就要她的命。她也不
记得在星期天早晨——杰西怎么也不理解是什么原因——她怒气冲冲走进杰西的卧
室,将一双高跟鞋朝她扔过去,然后又怒气冲冲地走了出去。
有时,当她收到妈妈的便笺和明信片时——这里一切都好,亲爱的。收到了梅
迪的来信,她总是按时给我写信。我的脾气冷静下去了,胃口也好了一些——杰西
感到一阵冲动想抓起电话打给妈妈,冲她发泄一通:你把一切都忘了吗,妈妈?你
忘了那天你冲着我扔鞋子,打碎了我心爱的花瓶。我哭了,因为我以为你一定知道
了,他一定最终崩溃了,他把一切都告诉了你,尽管到那时日食已过去了三年!你
忘了你经常用你的尖叫和泪水吓坏了我们?
这不公平,杰西。不公平,不忠诚。
这可能不公平,但并不使它成为不真实的事件。
如果她已经知道了那天发生的事——
杰西又想起了那个戴着手枷的女人的形象,她就在那里,可消失得太快,几乎
还没认出来是谁,就像是一闪而过的广告:缚在一起的双手,头发盖住脸像是忏悔
者的面罩,一小群人蔑视地对她指指点点,大多数是女人。
她妈妈也许不会直白地这样说,但是,不错——她定会相信是杰西的错。她真
的可能会认为那是有意的勾引。这并不完全是将吱嘎作响的轮子牵扯到早熟的性感
姑娘,是不是?她知道了她的丈夫和女儿之间发生了性方面的事,这很可能使她不
再离开家一步,而且她真的这么做了。
她相信吗?千真万确她会相信有这回事的。
这一次,谦卑的声音终于没有为象征性的抗议操心。杰西突然领悟到了一件事:
她花了差不多三十年才弄清楚的事,她爸爸当时就清清楚楚。他知道真正的事实,
就像他知道湖边别墅起居室兼餐厅奇怪的传声效果一样。
那天,爸爸不止在一个方面利用了她。
意识到这种令人难受的事情,杰西以为自己会涌上一阵复杂的感情。毕竟,她
被一个男人做诱饵玩弄过,这个男人的主要职责是爱她、保护她。她没涌来那样的
感情。也许,这部分是因为内啡肽使她情绪仍然高昂,可是她知道这和豁达更加有
关。不管那件事多么腐朽,她最终总算摆脱它了。她的主要情绪是惊异。她惊异自
己将这个秘密严守了那么长的时间,还有一种很不舒眼的困惑。那天她坐在爸爸的
膝盖上,透过两三块烟熏过的玻璃片看空中那巨大的圆痣。那最后一分钟左右所发
生的事直接或间接地影响了她以后做的多少选择?她眼下的局面是不是日食期间发
生的事造成的结果呢?
咳,这样说太过分了。她想。如果他强奸了我,也许情况就不同了。可是,那
天发生在平台上的事真的不过是另一场事故,并不是重大事故。就那件事——如果
你想知道什么叫重大事故,杰西,看看你现在这里的局面吧。我倒不妨责怪老吉莱
特夫人,她不该在草坪聚会上打我的手,那个夏天我只有四岁。要么是我沿着生命
之河前行时所做的一个梦,要么往日生活中犯过的过失需要为之受到惩罚。除此之
外,和他在卧室的行为相比来说,他在平台上对我做的事就算不得什么了。
无需去梦中再现那部分事情了,它就在这儿,清清楚楚,伸手可触。


最关键的是这段:

露丝·尼尔瑞的声音突然响起来,使她一惊。声音里充满了厌恶的诧异。
你仍然在为他找借口,是不是?这么多年,甚至现在,你仍然让他逃脱干系却
责怪你自己。真令人惊异。
住嘴吧。她声音嘶哑地说。那些该死的事情与我现在所处的困境丝毫没有关系。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哪,杰西!
即便如此,那和我摆脱现在的困境丝毫没有关系,所以听之任之吧!
你不是早熟的性感姑娘,杰西,不管他想让你这样认为,你离那种姑娘还差九
英里远呢。
杰西拒绝答话了,露丝说得更欢了,她不愿住嘴。
如果你仍然认为你的老爸是个侠义的骑士,他的大部分时间是用来为你抵挡那
喷火的恶龙妈妈,那么你最好再想一想。
“闭嘴!”杰西开始更快地上下抽动胳膊了,手铐链叮当作响,手铐发出眶卿
声,“闭嘴,你真可怕。”
他是有计划的,杰西,你难道不懂吗?那并不是一时冲动的事,一个性饥饿的
父亲假做无意地摸弄你的身体。他做了计划。
“你撒谎。”杰西吼道,大滴的汗珠从她的太阳穴滚落下来。
我说谎了么?哼,问问你自己吧——让你穿太阳裙是谁的主意?那件太小太紧
的裙子?谁知道你会听从——而且赞赏——而他操纵着你的妈妈!头天晚上是谁把
手放在你的乳头上,第二天是谁只穿着一条运动短裤?
突然,她想象到布兰特·加布尔在房间里和她在一起,他穿着三件套衣服,戴
着金手链,显得整洁潇洒。他站在床边,身旁站着个拿着小型摄像机的家伙,摄像
机对着她几乎全裸的身体慢慢往上摇,然后对准了她汗津津、污渍斑斑的脸。布兰
特·加布尔在对令人难以置信的被铐妇女做现场实况转播。他手拿麦克风身体前倾
着问她,你什么时候第一次意识到你爸爸可能对你产生了性欲,杰西?
杰西停止了胳膊的抽动,她闭上了眼睛。她的脸上露出了封闭的、倔强的神情。
别再问了。她想。如果我非得如此的话,我想我能忍受露丝和伯林格姆太太的声音,
甚至能忍受各种不明物体的声音,它们时不时插几句无关痛痒的话。但是,我这样
只穿着一条带有尿渍的短裤,不许布兰特·加布尔对我进行实况采访。即便是在想
象中,我也不许他这么做。
只告诉我一件事,杰西。另一个声音说。这是诺拉·卡利根的声音。只一件事,
然后我们就不再谈这个话题了。至少现在不谈,也许永远不谈了,好吗?
杰西沉默了,她警惕地等待着。
昨天下午,当你最终发起脾气来——当你最终把脚踢出去的时候——你认为踢
的是谁?是杰罗德吗?
“当然是杰——”她开口道,接着,一个十分清楚的形象占据了她的脑海,她
停了下来。那是从杰罗德下巴上挂下来的一串涎水。她看着它拉长,看着它落到她
肚脐上方的腹部。只是小小的唾液,就那么回事,没什么了不起的。这许多年来,
她和杰罗德充满激情地亲吻过,他们张开嘴,互相搅和着舌头,交换着大量的润滑
体液,付出的惟一代价便是两人都有了一些性冷淡。
没什么了不起的,直到昨天都是如此。她希望、需要被放开时她闻到了那种矿
物质似的淡淡的气味,那气味使她联想到达克斯考的井水,以及夏天的湖水……那
些日子,比如像1963年7月20日。
她看到了唾液,想到了精液。
不,那不是真的。她想,可是这一次她无须请求露丝来充当魔鬼的律师了。她
知道那是真的。是他那该死的精液——那正是她想到的东西。打那以后,她的头脑
完全停止思维了,至少有那么一会儿停止了。她不假思索便做出了那种灵活的反击
举动,一只脚踢中他的腹部,另一只脚踢到了他的睾丸。不是唾液却是精液。不是
对杰罗德的游戏产生了一种新的反感,而是以前那令人讨厌的恐怖像海洋怪物一样
突然冒了出来。
杰西瞥了一眼她丈夫挤成一团、残缺不全的尸体,有一会儿,她双眼泪滚滚。
后来她的伤感过去了。她想到,生存系统认定眼泪是她消受不起的奢侈品,至少暂
时如此。可是她仍然感到难过——为杰罗德的死感到难过,是的,当然,然而她更
难过的是,她在这里,处于这种局面。
杰西的目光移向杰罗德上方的子虚乌有处,发出了一种非人的惨笑。
我想,这就是我此刻要说的话了,布兰特。代我向威拉德和凯蒂问好,顺便说
一句——你不介意在走之前替我打开这些手铐吧?我将真心感激你。
布兰特没有回答,杰西一点也不感到奇怪。


在这段中露西代表了女主角的其中一个自我,这是女主角自我的心灵对话。看到这里,还会有人质疑在安吉拉的父亲强奸她的这件事中其父所背负的责任吗?

这种事的发生和第一个情况一样,都是在错综复杂的环境和心理下产生的,也许不能简单地说是谁的责任,但如果把责任推在安吉拉头上,无论如何是不公平的。斯蒂芬的描写已经够详细了,我想也没有必要做更进一步的分析。






2代出现了这样两个设定,和同一个恐怖小说作者的设定如此类似,总觉得不单单是巧合的问题。并不是说2代这两个设定的灵感就一定来自这两部小说,但这巧合也许说明了类似情况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概率。


周一 7月 21, 2008 2:00 pm
举报此文章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1 篇帖子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