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SH2醒目)从绞刑架下的迷题谈谈SH2中的几个角色 
作者 内容

注册: 周一 7月 21, 2008 12:33 am
帖子: 26
引用回复
帖子 (SH2醒目)从绞刑架下的迷题谈谈SH2中的几个角色
==============

护士的序言:很早很早以前……

配的图片全都失效了,并且还是盗链。

关于历史,永远不能采取抹杀的态度,历史是无法抹杀的……所以。
大家可以观赏一下当初盗链的图片后来显示成这样……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一提,我会把排版弄的好看点。

==============

首发于2004年2月
作者:洋葱

==============


一直以来就有讨论一下这个话题的想法,只是一些地方关系没有理顺不好下笔。前几天在某处和某人就SH2的一些细节问题起了一些争执,回过头来打算整理一下自己的一些想法,所以就随便写了点东西。都是些个人看法,YY居多,诸位有谁看不过去的也不要来找我。

Toluca Prison中绞刑架下的迷题是游戏中一个很有趣的场景,也是我下面要论述的重点。这个地方之所以特别在于其与游戏主题之间的紧密联系,对它的解读也能帮助我们了解游戏中几个主要角色的故事背景。

上面的截图就是绞刑架迷题。根据游戏里的资料,南北战争时期Toluca监狱里的死刑犯人在被处死之前可以在穿刺和绞刑之间选择一种方式行刑,作为自己死前最后一次自由的体现。在实际的游戏过程中玩家需要在监狱中找到三块不同的石板“Gluttonus”“Oppressor”“Seductress”, 然后按照正确的顺序放到绞刑台下,拉动绳子,完成迷题。伴随着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玩家可以拿到一个重要的过关道具马蹄铁。注意画面中的两个三角头,这也是最后一次Maria被刺死时的情形。这三块石板分别对应的地点是——Oppressor,在监狱的单人牢房内发现;Gluttonus,在遇见Eddy的监狱餐厅内发现;Seductress,在监狱的一个地下浴室内发现。

对我而言,这个场景以最为直白的方式表明了游戏的主题。游戏后期还会出现另一个刻着几个主要角色姓名墓碑的诡异场景,结合游戏中的相关事实我们不难发现两者之间的对应关系。杀妻的James,因为肥胖而遭人耻笑的Eddy,受到父亲性侵犯而自闭的Angela,这几个人从来到寂静岭的那一天起就被定了自己的罪,最后都被寂静岭所吞噬。如果算上in water ending的话,这个迷题同时也暗示了几个角色的共同命运。下面让我们来逐步来分析一下各个角色,,看看这个主题在游戏中是怎么来体现的。

James,为了自己死去的妻子Mary而来到寂静岭。强迫性选择遗忘了妻子的死因,伴随着游戏的深入而逐渐恢复了记忆了解了事情的真相。长期在道德伦理和现实之间挣扎,终于在Mary病入膏肓之后放弃了她。和James一样,Mary自己也经历了痛苦的心理斗争,一方面希望继续得到James的关护,一方面又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病情而拖累James,想从死亡中得到解脱。这样一来,“Oppressor”的称号就很自然的落到了James的头上。

Eddy,因为身体上的肥胖遭人耻笑而来到了寂静岭。游戏一开头有一个细节很值得注意,除了那一具死去多时的尸体之外,James第一次遇见Eddy的房间还有几幅不显眼的足球海报,另外Eddy在和James提到第一个被自己射伤的受害者的时候还有过这样的对白“He's gonna have problems play with that knee”。由此可以推测Eddy以前很有可能想参加学校足球队之类的组织,但由于自己的体重而被拒绝甚至有可能受到了某个队员的嘲笑,他第一次的伤人也是由此而起。和不停受到自己父亲幻觉骚扰的Angela一样,James在每次遇见Eddy的场合都会看见一具或多具尸体。基于表里世界的规律和在整个游戏过程中没有发现任何一个当地居民的事实以及Team Silent一贯的暗示手法,这些东西很有可能只是Eddy的梦魇,一遍又一遍的在Eddy眼前重演其当初杀人的那一幕直到将他吞噬。Eddy在最后接受了自己杀人的事实之后死在了James手中,接受了寂静岭为自己安排的命运。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最初Gluttonus的原罪。

Angela是最让我着迷的角色,也是最富于争议性的一个人物。游戏中有关Angela的信息散落在各个角落之中,不过我们还是能够从中得到一个大概的轮廓。我的看法是她很有可能是在单亲家庭中长大,从小受到父亲的性侵犯,并在一次冲突中出于自卫杀死了自己的父亲。Angela在整个游戏过程中一直在使用“Mama”来称呼自己的母亲,凡是有点生活常识的人都不难看出这是儿童称呼自己母亲时惯用的称呼。James在第一次遇见Angela的时候Angela提起“Mama”的时候马上改了口“I mean my mother,it's been so long since I've seen her”。不难看出她想掩饰什么。说So long,是因为她很可能自从自己的童年时代起就再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第二次在West Apartment Building的一个房间内遇见Angela之前可以看见地上的一些儿童用的玩具,Angela所在的房间内还有一张被割成两半的家庭合照,里面的人非常明显是幼年时Angela的家人。至于这个房间,很有可能是Angela的家人以前居住的地方。之后游戏里的剧情中Angela把自己的那把沾有血迹的刀交给了James,不过在此之前还有几个小的细节需要注意。James靠近Angela的同时后者发出尖叫,并拿出刀来做好了自卫的攻击姿势。“I'm sorry,I've been bad。”很明显,Angela癔症式的行为特征来源于自己童年时的创伤性经历,这个靠近的动作让她下意识的想起了自己施虐成性的父亲,而这个场景很有可能就是当初Angela杀死老Oronso的情景。根据事后James的描述,这把刀用起来并不顺手,Angela显然只是当时情急随手抓起任何一个手边的东西来自卫而已。老Oronso的噩梦形象是一个床型的人型怪物,由两个上下的人型物体组成,上面的是一个成年人的形象,下面的身材较小,这里的性暗示意味非常明显。



游戏中有关Angela的叙述中最为耐人寻味的地方是关尾处的一个场景,在最后的Lakeview hotel,Angela在James的眼前走向无尽的火焰。对白如下:

Angela: Mama! Mama, I was looking for you.

*Angela walks towards James, while James backs away from her.*

Angela: Now you’re the only one left. Maybe then.... Maybe then I can
rest.

*James continues to back away from Angela.*

Angela: Mama, why are you running away?

*Angela puts her hands on James’ face, then on his shoulders, and then back
on his face. She examines his face closely and then backs away.*

Angela: You’re not Mama. It’s you... I, I’m sorry...

James: Angela, no....

Angela: Thank you for saving me... But I wish you hadn’t. Even Mama said
it... I deserved what happened...

James: No Angela, that’s wrong!

Angela: No. Don’t pity me. I’m not worth it....

*The tone of Angela’s voice suddenly changes.*

Angela: Or maybe you think you can save me? Will you love me? Take care of
me? Heal all my pain?

*James doesn’t respond.*

Angela: That’s what I thought. James. Give me back that knife.

*Angela reaches her hand out towards James.*

James: No... I, I won’t.

Angela: Saving it for yourself?

*Angela begins to walk up the fiery staircase.*

James: Me? No... I’d never kill myself....
It’s hot as hell in here.

Angela: You see it too? For me, it’s always like this.


从上面的对白看来,Angela的母亲显然对Angela有着某种程度上的敌意。“ Even Mama said
it... I deserved what happened...”。从上面已经有的事实来看,这句话的意思非常的模糊。我个人倾向于这样的说法,即Angela的出生是性暴力之下的不幸婚姻的产物,Angela的母亲在母女关系上的问题上折射了她对Angela父亲的态度。Angela内向而自闭缺乏安全感的性格可以为这样的说法打上注脚。James第一次遇见Angela是在郊外的墓地,Angela在墓碑之间来回的寻找着什么东西。. “ I thought my father and brother were here, but I can’t find them either... ”对我而言墓地这个场景在这里的出现不大可能是一个空间上的巧合,它很有可能暗示了Angela家人的结局。从整个游戏中的过程和上面的对白来看,Angela寻找自己的母亲很有可能还存在着母女亲情之外的另一层动机,在她对母亲的情感中始终存在着很深的负罪感,而关于它的来源我们只能到游戏里去找。“Now you’re the only one left. Maybe then.... Maybe then I can rest.”

在最后的Lakeview Hotel,玩家可以在很多的场景中发现火烧的痕迹。在最后遇见Angela的场景中Angela迈向火焰的时候有着这样的自白“You see it too?To me,it's always like this。”我不认为这两处出现的火焰仅仅是一个形式上的巧合。如果我们接受寂静岭能让每一个sinner的原罪实体化的想法,则每一个罪人在其中所看到的东西都是自己当初罪恶的放大和再现。James看到的每一个怪物都有性暗示的意味,Eddy看到的每一个人都象是在嘲笑自己,而对Angela而言炽热的火焰则代表了自己除了父亲之外对家人所犯下的罪行——她很有可能在第一次被强暴之后放火烧死了自己的家人。到了最后,Eddy要面对自己杀死的无辜死者,James要面对Mary,而对Angela而言,在James杀死了自己的噩梦父亲之后,她只有在火焰当中才能得到解脱。

在整个SH2的游戏过程中,一时比较让我难以理解的是同时与绞刑架迷题一起出现的那三幅看似与主题毫无关系的涂鸦。如果把它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元素来解释的话,玩家很难从中得出任何明确的结论,我个人也很难去接受这样一个支离破碎残缺不全的寂静岭。我的出发点还是从绞刑架迷题着手,把它看成是整个赎罪主题的一个组成部分,看看能否通过努力把这些碎片完整的连接起来。


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这三幅画的出处。这些涂鸦是玩家在解开绞刑架迷题的过程中在Toluca监狱的几个单人牢房里分别找到的,然而它们的手法和风格是如此的截然不同,很难想象这是出自同一个作者之手。根据实际的游戏路线我们知道,在游戏中要经过Toluca监狱才能到达Lakeview Hotel,这也是游戏中的几个主要角色最后登场的地方。这就为我下面的说法提供了理论上的可能性。

这是第一幅画,Woman in flight
(护士注:所有图片已失效,如果有同学可以补上的话请帮忙)

这是三副涂鸦中最为写意也最为晦涩的一幅作品。从一般的审美角度来看,Woman in Flight传达了作者内心深处某种渴望不受拘束和得到解脱的心理状态,它很有可能对应的是一个在现实生活中饱受情感压抑和折磨的个体。结合SH2当中的相关事实,我很自然的想到了James逝去的病妻Mary,以及她渴望从病痛中得到解脱的心态。从更为浅显的层面上来看,Woman in Flight似乎也对应了关尾处作为最终BOSS出现的Mary的形态。

这幅画对应的是Oppressor——James。而在它稚嫩的笔法和构图的基础上我作了一个稍微大胆一点的推测,这是和Mary亲密无间同时也是非常了解James和Mary之间由来的Laura留下来的。


这是第二幅画,Burning Man
(护士注:所有图片已失效,如果有同学可以补上的话请帮忙)



这是三幅涂鸦中主题最为鲜明也最容易理解的一副作品。很明显,图中的建筑物是最后的Lakeview Hotel,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证明了我之前所提及的这场火灾的存在。Angela始终不能从自己纵火烧死家人的梦魇中解脱出来,以至于最后在James的眼前走向无尽的火焰,最终被寂静岭所吞噬。“To me,it's always like this。”
这幅画对应的是Seductress——Angela。从它相对而言较为成熟的绘画技法上来看,最有可能的作者就是Angela自己。


这是第三幅画,436 People at a Recital
(护士注:所有图片已失效,如果有同学可以补上的话请帮忙)



根据排除法,最后的这幅画所对应的人只能是Eddy。我们再来看一看Eddy在游戏中所表现的心态。Eddy存在体重上的缺陷,在很多场合都会因此而表现得非常敏感,别人的一个眼神都可以让他掏枪杀人。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Eddy的这种过激心态必然对应了当初某种极其强烈的创伤性经历。回过头来再来看一看这个场景。这是一个独奏音乐会的场景。人很多,台上是几个人在演奏音乐。对于Eddy而言,有什么样的事情比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羞辱更富于刺激性?我的推测是这可能是一个校园演唱会之类的场景,而Eddy在台上表演的时候因为自己的肥胖而受到了别人的耻笑。这段经历对于Eddy来说是刻骨铭心的,也为他以后的行为埋下了引子。
另一个可以用来支持这个说法的证据来自于片头的Opening CG。在靠近结尾的地方可以看到Eddy和Laura和一个曾经在游戏多次出现的白色的小货车面前谈话的镜头。你如果稍微留一下意的话,可以很明显的看到Eddy在拿着一支笔在画画。Eddy始终对这段经历耿耿于怀,这也就解释了这幅画的来历。



把Angela放在这里似乎有些让人难以接受,因为按照我的说法,寂静岭给Angela定的罪名不是杀死自己父亲的杀人罪,而是带有很强的原始宗教色彩今天只能在一些原教旨主义国家里看到的性的女性原罪。裸露身体的任何部位都是不允许的,妇女通奸则会被石头砸死。某种程度上,我们可以把它看成是Samael教当中某些原始意识形态的体现。Seductress的石板是在Toluca监狱一个阴暗的浴室里发现的,似乎是在有意强调原有的性暗示氛围。浴室、裸露的女性身体、性冲动与性犯罪,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我们知道Samael教和基督教之间的密切联系,从基督教的教义出发,基督教所宣扬的原罪也并非一般意义上作奸犯科的“罪行”(Crime),而是指人类偏离神性的sinful nature。换句话说,“罪”在圣经中,是指人没有达到作“人”应有的标准,而这标准正是神自己。基督教在罪恶的起源上持的是一元论的看法,恶无宇宙论上的起源和本体论上的地位,只有人类学上的起源。原罪是人类自由意识的产物,最终的结果会使人和上帝之间越来越疏远,使罪恶充满大地。只有借助基督耶酥(Samael)的赎罪,人和上帝之间才会重新和睦,从罪人变成新人,回到SH3一开始所说的“Paradise spoiled by mankind。”从这个角度上来说,我很理解Claudia要“Save all mankind”的虔诚。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周一 7月 21, 2008 1:27 pm
举报此文章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注册: 周一 7月 21, 2008 12:33 am
帖子: 26
---------
引用回复
帖子 洋葱小MM
当时有人回复这个帖子道……


您没有权限查看这个主题的附件。


周一 7月 21, 2008 1:36 pm
举报此文章
用户资料 发送Email
显示帖子 :  排序  
发表新帖 回复这个主题  [ 2 篇帖子 ] 


在线用户

正在浏览此版面的用户:没有注册用户 和 0 位游客


可以 在这个版面发表主题
可以 在这个版面回复主题
不能 在这个版面编辑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删除帖子
不能 在这个版面提交附件

查找:
前往 :  
cron